廣東省家具協會常務副理事長 王 克/文

  不平凡的2004年,中國家具行業在出口大發展的進程中,經歷了一場硝煙彌漫的“中美家具反傾銷”的貿易戰。
  一夜之間,中國的135間家具出口企業,成為了美國30間家具制造企業的“群體被告”。
  俗話說:“上天開價、下地還錢”。
  美國家具制造商委員會成立之初,就擺出產業損害嚴重,工人失業嚴重,企業紛紛倒閉的行業困境,開口就認為中國的木制臥室家具有150~450%的傾銷幅度,要求政府主持公道。
  中國的家具反傾銷應對委員會也十分及時地成立,并且先后籌集了逾200萬美元的應對基金,在美國、中國及香港地區聘請了多個律師團體,形成了龐大的律師、顧問隊伍。
  當美國商務部(DOC)確定了7家中國家具生產企業將接受美國商務部的“傾銷”重點調查,這些企業在相關律師的指導下認真填寫A、D、C等調查問卷,其他大部分“涉案”企業也紛紛主動填寫A卷,直接遞交美國商務部。
  2004年6月18日,美國商務部(DOC)做出初步裁定,并公布初裁“反傾銷”稅率,平均稅率為10.9%,它意味著中國出口企業的第一回合的勝利。
  同時,也說明美國家具制造商委員會“上天開價”的高額稅率確是“憑空想象”。
  從美國業界反映情況來看,初裁結果并不受歡迎。初裁消息公布后,美國家具零售商組織當天立即表示,對中國家具征收“反傾銷”稅,必將損害美國家具零售商和美國消費者的利益。也就是說,高額“反傾銷”稅將使一些在美國出售的中國家具價格增長一倍,從而推高美國內此類產品的價格。對此,美國內零售商計劃為此展開新一輪游說。
  2004年7月中旬,美國商務部核查人員進駐強制調查的七家企業:臺升、震興、聯東、美克、德源、瑞豐、思達可。這七家企業本著“有理、有利、有節”的精神,嚴肅、認真、負責地應對實地調查,每個企業將獨立向美方核查人員提供賬本、生產記錄、購銷合同、發票、運輸、保險等單據,面對面地說明產品的生產成本,據理力爭,為本企業爭取最低的稅率,為全行業爭取最低的平均稅率,為中國家具行業出口美國市場創造一個寬松的環境而努力。
  2004年11月8日,美國商務部(DOC)公布家具“反傾銷”第一次終裁結果,公布的平均稅率為8.64%,比初裁10.9%降低了2.26個百分點。比起初裁結果,意味著中國今后出口美國的木制臥室家具每年減少2600~4000萬美元的懲罰性關稅。
  經過我們積極向美國商務部(DOC)申訴其第一次終裁結果中,部分單獨稅率企業的計算有誤,努力再為我國115間企業爭取一個較低的平均稅率。2004年12月29日,美國商務部(DOC)公布家具“反傾銷”的最終終裁結果的平均稅率降為6.65 %,比第一次終裁8.64%降低了1.99個百分點,比初裁10.9%降低了4.25個百分點。
  最終終裁結果顯示:相對第一次終裁結果而言,意味著中國今后出口美國的木制臥室家具每年減少2300~3000萬美元的懲罰性關稅。相對初裁結果而言,意味著中國今后出口美國的木制臥室家具每年減少4900~7000萬美元的懲罰性關稅。
  用廣東人的俗話:“輸少當贏”。
  我們認為:根據最終終裁結果顯示,盡管七家重點調查企業的單獨稅率有高有低,最低的0.83%、最高的198%稅率;盡管填寫A卷的115間木制臥房家具企業獲得了6.65%的平均稅率,而不是零稅率;盡管2004年12月10日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(ITC)終裁以6:0一致裁定產業損害成立,而不是產業損害不成立。
  可以說,本次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史以來遭遇的最大“反傾銷”案,都因為中國家具行業、企業的團結一心、積極應對、椐理力爭,努力爭取到一個較好的結果,而畫上了相對圓滿的句號。

{ganrao}